您的位置 : 首页?>?书库?>?武侠修真

更新时间:2019-10-31 11:59:42

盖世战神 已完成

盖世战神

编辑:无限诗情作者:梧桐阅读分类:武侠修真 主角:彭禹,唐缨,万法钟,乾坤万法,元气,武脉

最新更新:更多章节

小说简介:《盖世战神》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,主要讲彭禹,唐朝缨,万法钟,乾坤万法,元气,武脉,武气,彭清,彭穆,禹儿子,青弧,赵家,赵无殇,罗刚,九阴圣丹,褚傲间的事迹。盖世战神约1590000字,欢迎在线阅读!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情节:

    唐缨穿着一袭粉白色长裙,款款走入院内,玲珑有致的身段,勾勒出无限风情。但此时她玉颊苍白,狭长的美眸黯淡无光,谈吐都有气无力。

    “缨儿,究竟怎么回事?有我彭禹在,没人敢拿你怎么样!”彭禹上前,双臂揽住唐缨,满目关怀。

    对于唐缨,他有着一种极其深厚的感情,所谓患难见真情,唐缨在自己昏迷之后非但不离不弃,反而悉心体贴,无微不至,这使他大为感激。

    更何况,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她当作丫鬟来看待,他把这丫头视作自己的性命!

    “少爷,缨儿不瞒你了,这半年来,我在城里开了家医馆,靠行医救人获取元石,购买灵药为少爷治病。就在前些天,赵家一个护卫重伤,来我的医馆医治,可最近赵家那边传来消息,说那个护卫死了,要拿缨儿赎罪。”唐缨声音微颤地说道。

    “死了?你是一时失手么?”彭禹正色道。

    “不是,缨儿有把握,我确实把他医好了,至于他为什么会死,缨儿就不得而知了。”唐缨委屈地摇了摇头。

    彭禹拳头捏得嘎吱响,冷声道:“恐怕这又是赵家的诡计,无论如何,我不会再让赵家得逞,有朝一日,我必亲手灭掉赵家。现在,我们去你的医馆看看。”

    云孤城在冲云洲不算大城,但也殿宇林立,高楼如云,街道宽阔,主道朱雀大街上,更是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,馆铺鳞次栉比。

    在朱雀大街中,有一间普通的二层小木楼,木楼装潢简陋,但却素雅清洁,此时底层的黑色大门紧闭着,只开着一扇小木窗,可以窥见屋内一角。

    唐缨带着彭禹打开大门,走进了木楼底层。

    底层房间里摆满了桃木药柜,药柜里都是一些普通的药草,也有不少低级丹药。

    目光环视着整间医馆,彭禹不禁心头发热,转身盯着唐缨洁白如玉的脸颊,眼眶猩红。

    “缨儿,没想到为了少爷你付出这么多,你放心吧,如果赵家赶来找你的麻烦,我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。”彭禹咬牙狠狠地道。

    唐缨挽着彭禹的手臂,把他带到了楼上,在一间不算宽敞的小木屋里,摆放着一床一桌,八仙桌上放着几块元石和几只木盒子。

    “少爷,这几只盒子里,都是下品灵阶丹药,九转玉露丹,我还有两枚中品灵阶丹药,火云丹,是我自己炼制的。”唐缨拿起一只木盒子,摇了两摇说道。

    “中品灵阶丹药?那在云孤城,可是品级极高的了,就算家族炼丹师,也不过才有这种炼丹技艺罢了,缨儿,你可真是小仙医啊!”彭禹笑道。

    唐缨将锁在床底的三只青色木瓶交给彭禹,笑吟吟地道:“少爷,里面就是火云丹了,你拿去修炼吧,应该能壮大武气的。”

    迟疑了片刻,彭禹将青色木瓶收了过去,唐缨去接待病人了。

    关上房门,盘坐在床,彭禹打开一只木瓶,即刻有一股炎炎之气,从瓶内冒出。

    炎气混合着药香扑鼻而来,只见瓶内是一枚拇指大小的**黄色小丹,密孔无数,澎湃着浓烈的元气。

    “这就是火云丹么?果然是灵丹,好雄浑的元气,而且火属性丹药,跟我自身的阳气和《烈阳大法》正匹配!缨儿为我付出这么多心血,我不会辜负她,也决不允许别人伤害她!”彭禹紧握火云丹,眼神坚毅。

    火云丹是非常珍贵的丹药,材料难找,炼制更是极其辛苦,他可以想到,唐缨这半年来,为了自己受了多大的苦累。

    赵家不光把他打伤,还要把唐缨当做勒索家族的借口,他绝不会袖手旁观!

    宁可死,他也不会任人欺凌唐缨。

    想到此处,彭禹把丹药轻轻送入口中,丹药入口即化,成为一股火热的药流,缓缓注入丹田之中。

    嗤嗤!

    火云丹携带着磅礴的元气,融入到丹田内,霎时间平静的丹田,犹如爆炸一般,武气喷射,迸发出一股巨大力量。

    陡然间,武气流仿佛大海支流般散入四肢百骸,锤炼着体内每一个细胞,淬入血肉之中。

    他的骨骼在缓慢地生长,皮肤也变得坚韧如铁,发出铮铮的金属声响,身体足足壮实了两圈,拥有钢筋铁骨。

    与此同时,他丹田之中,元气不断地转化成武气,磅礴的武气,犹如大江奔腾。

    时间一晃而逝,在这般修炼之下,彭禹自身武气,越来越强,随着一声巨响,浩瀚金光从彭禹体内迸发而出,第五条武脉,也被冲开!

    此时,滚滚的武气,无法抑制地从彭禹体内迸发出来,耀眼金泽,照耀四方空间,蕴含着极其庞大的力量。

    五条武脉,犹如五条并流的大江,浩浩荡荡,滚动着无尽武气,在这一刻,彭禹的力量,登临巅峰。

    他面色铁青,两掌快速变幻,火红气息在武气的加持下,迅速结成三个阳印。

    阳印周天转动,蕴含着狂暴之气,若是全力击发出去,只怕普通的武道六阶武者,都会被秒杀。

    突然,医馆外一阵骚动,彭禹走到窗边,斜视下去,只见医馆外围观着数百个行人。

    在围观者前方的空地上,站着四个身影,一个身穿银甲,身高九尺的中年护卫,三个身材壮硕的少年。

    那护卫虎背熊腰,如狼似虎,眼神里都透露着雄威,强大的威严令人不敢直视。

    三个少年,皆穿着紫色长衫,相貌堂堂,神色倨傲。

    “你害死了我赵家护卫,理当以死赔罪,念在你懂些医术的份儿上,就到我赵府做十年炼丹苦工罢了。还有,彭家必须拿出三千元石,作为辱没我赵家的赔偿。”一个带头的少年,高声喝道。

    彭禹一眼便认了出来,此人正是当初调戏董菱儿的赵无伤,曾被彭禹打成残废,经过半年调养,他伤势痊愈了。

    “这……贵府护卫之死,真的与我无关……”唐缨面带委屈地道,泪水沿着双颊滴落在地。

    赵无伤一把抓住唐缨的衣领,眼神阴鸷地哼道:“你还想逃脱罪责?我赵无伤从不打女人,但我有办法,让女人生不如死——不,欲仙欲死,哈哈哈!”

    “好一个大言不惭!赵无伤,你莫非忘记了半年前,自己跪在我脚下时,是怎样一副场景了么?难道,半年过去,你依然只是个欺软怕硬的废物?”

    就在此时,彭禹从二楼跳了下来,稳稳落地,眼中闪烁着刚毅光泽,英气凌人。

    “你……彭禹……你不是让罗叔叔废掉了丹田武脉,昏迷不醒么?怎么……”看到彭禹,赵无伤眼瞳里瞬间闪过一抹惊惧。

    站在一旁的护卫,虎目中也骤然浮过一丝惊异。

    这护卫,正是当初废掉彭禹丹田武脉的赵家护卫统领,罗刚!

    “我还没那么容易死,你说缨儿医术不精,害死了你赵家护卫,那就把他交出来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彭禹义正词严地道。

    “这……彭禹,你可真是找死,你如果再多管闲事,罗叔叔倒不介意再废你一次,啧啧!”赵无伤嗤笑道。

    彭禹目光如电地转向了罗刚,犀利的眼神,令罗刚一刹那间都有些心惊胆寒。

    “是么?我倒真想再试试。既然拿不出证据,就不要骚扰缨儿了,闭馆!”说着,彭禹抓住唐缨的手臂,朝医馆走去。

    “无视我?去死!雷力杀拳!”背后,一声如雷暴喝,旋即一阵“砰砰”的拳劲,震啸而来。

    只见赵无伤步伐迅疾如风,浑身泛起淡淡雷泽,雷声轰鸣,一股呼啸雷力,从其掌心迸发而出。

    沉重如山的雷力,狠狠地罩向彭禹后背,雷光像刀一般,气势磅礴。

    “上品地阶武学?还是武道四阶的修为,这下子彭禹完了……”人群里,有明眼人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    “少爷,当心!”唐缨纤手捂住双眼,生怕看到彭禹被赵无伤打伤的场面。

    千钧一发之际,彭禹猛然转身,迅若雷霆地躲过赵无伤的雷拳,同时凝聚武气,一掌带着开山破土的力量,打在赵无伤胸前。

    砰!

    一声惨叫,赵无伤像是炮弹般跌飞而出,将地板都砸开一个深坑,摔得筋折骨断,尤其是胸骨,直接被彭禹一掌打断了好几根,鲜血狂喷!

    “你……你不是废了么?我亲眼看到罗叔叔废的你,你不可能恢复这么快!绝不可能——运气,一定是运气,我不信我连一个废物都赢不了。”赵无伤满脸质疑,企图从地上爬起来,可是身形还没站稳,便又跌倒在地。

    这时,罗刚踏着沉重的步伐,走到了彭禹身前。

    罗刚的眼神,极其锋利,像是两把大刀,能劈开一切,但彭禹的目光,也并不逊色,两者交接,电光火石,有种火星撞地球的感觉。

    “小杂种,看来你的天赋真是够强,早知道我当时就该宰了你。”罗刚拳头攥得嘎吱响,嘴角浮起一分冷异的弧度。

    “可惜,世上没有后悔药卖,你当时没杀我,如今就轮到我杀你了。”彭禹冷笑道。

    自从依靠着火云丹达到武道五阶,加上乾坤万法钟内青弧的加持,彭禹单论武气,已经不弱于六阶巅峰的武者,更何况,他手头还有着《烈阳大法》这般强大的武学,根本不惧怕罗刚。

    “罗叔叔,替我教训他——不,宰了他,宰了他,留着他是个祸根!”赵无伤满口着血道。

    罗刚淡然地扫了眼彭禹,黑色拳套泛起冷芒,随即他大步流星地冲了过去,一拳直接打向彭禹要害。

    面对着武道六阶武者的全力一击,彭禹泰然自若,身体朝后一弓,避了开去,立刻抬掌,犹如苍龙出海般拍向罗刚小腹。

    “什么?”彭禹的反应之快,令罗刚都大为咋舌,他伸出手臂挡住彭禹的掌势,紧接着一腿扫向他下盘。

    两人身形交织,犹如龙虎搏斗,你来我往,竟是不相上下,彭禹没有占到任何弱势。

    一旁的围观者,显然知道罗刚是什么狠角色,因此都对彭禹的表现,叹为观止。

    “好小子,你天赋太高,留你就是养虎为患。既然这样,我就彻底除掉你,大凌天劲!”

    彭禹唐缨小说名字叫做《盖世战神》,这里提供彭禹唐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盖世战神小说精选: 右眼表层青弧波动,乾坤万法钟轰隆隆震颤,庞大吸力陡然将元气都凝聚到了眼球里。 彭禹似乎有所明悟,松开唐缨的玉臂,摆手道:“缨儿,你先出去吧,稍后我会找你。” 唐缨纤指插在乌发间,满面玲珑玉珠,裹了件紫色薄衫,便离开房间。 右瞳中,眼球空间剧烈晃动,乾坤万法钟像是巨大陀螺般旋转,一股呼啸风暴,顷刻将水中元气,涓滴不存地吞噬到了钟内。 水渐渐褪成透明之色。 神念沉入钟壁空间,彭禹出现在乾坤万法钟里,但见雄浑无匹的元气,此时已凝成…

    右眼表层青弧波动,乾坤万法钟轰隆隆震颤,庞大吸力陡然将元气都凝聚到了眼球里。

    彭禹似乎有所明悟,松开唐缨的玉臂,摆手道:“缨儿,你先出去吧,稍后我会找你。”

    唐缨纤指插在乌发间,满面玲珑玉珠,裹了件紫色薄衫,便离开房间。

    右瞳中,眼球空间剧烈晃动,乾坤万法钟像是巨大陀螺般旋转,一股呼啸风暴,顷刻将水中元气,涓滴不存地吞噬到了钟内。

    水渐渐褪成透明之色。

    神念沉入钟壁空间,彭禹出现在乾坤万法钟里,但见雄浑无匹的元气,此时已凝成一团,悬浮在头顶上空,蕴含着狂暴能量。

    轰!

    元气巨团迸裂,滔滔元气扩散开来,很快便消失在钟壁空间。

    空间一震,一股金芒散射开来,彭禹见到在元气消失之处,钟壁竟然打开了一道阙口。

    一道极其磅礴的元气,从阙口冲了出来,瞬间便把彭禹身体完全笼罩,这股元气,比之前乾坤万法钟吞噬的还要强了两分。

    此时,庞大的钟壁,运转起来,在钟壁转动下,那覆盖在彭禹体外的元气,竟然开始发疯一般挤入到他的丹田之中。

    原先丹田里元气枯竭,但随着乾坤万法钟运转,便听到一阵阵“嗤嗤”轻响,一股股精纯的元气,从外部渗入毛孔,沿着经络迅速汇入丹田。

    破碎的丹田,经过一丝丝元气的修复,竟是逐渐愈合起来,一条条裂痕,缓缓地弥合,没过多久,丹田便复原如初。

    元气在丹田里流转,一阵奔腾,然后像是潮水般迅速散遍肢骸。

    元气淬入血肉筋骨,彭禹浑身亿万细胞,都在贪婪地吮吸着,久而久之,骨骼发出“咔咔”脆响,开始缓慢生长,就连瘦弱的身体,都壮实了一圈。

    元气淬体!

    “这是要重新开辟武脉了么?”彭禹满脸洋溢着狂喜。

    人体只有吸收足够元气,以元气完成淬体,凝成武气,才能开辟武脉,成为武者。

    一些富贵子弟,自幼依靠着灵药淬养,十一二岁左右就开辟了武脉。

    彭禹十岁就已经早早的开辟武脉,灵药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他的体质天生就超乎常人。

    “原来,开启乾坤万法钟的方法,是不断给它补充元气,看来它本身也受损不小。乾坤万法钟在吸收元气之后,一小部分自己吸收,大部分利用它的运转,融入我体内,比我自己吸收元气,效率高得多!”彭禹笑道。

    当然,他很清楚,这仅仅是乾坤万法钟无数神通里最为基础的一种。

    身为上古武帝,彭禹生前自然掌握着数之不尽的强大武学和神通,但无边崖一战,他识海受损,大多已经遗忘,只记得零星的几门低级武学,应付眼下情况还行,可日后修炼,就全要靠乾坤万法钟了。

    毕竟,乾坤万法钟是太古通天境大能炼制的无上灵器,其中九千种武学,都蕴含着大道法则,武道真解,神通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  “乾坤万法钟吞噬元气后,融入到我体内,不光速度快,似乎元气浓度也加大了,应该跟青弧有关,加上这小子底子厚实,估计很快就能重新开辟武脉了。”彭禹笑道。

    在乾坤万法钟带动下,阙口里的元气,不久全部冲入了彭禹身体当中,像是江河一般,浩浩荡荡。

    伴随着元气凝聚,丹田微微地涨大着,从涸泽变作大江大河,滚滚的元气,剧烈翻卷冲撞,不断压缩,最终形成了一股股肉眼可见的金色气体。

    “武气!乾坤万法钟,居然这么快就令我凝成了武气?”彭禹大喜。

    拥有武气,意味着就可以开辟武脉。

    “开辟武脉!”

    彭禹运转丹田武气,沉遍周身经络,随即一股磅礴武气顺着一条拇指宽的黑色脉络,直通而上。

    这条黑色脉络,自商曲穴到璇玑穴,有一尺来长,正是之前开辟出的武脉,但此时却淤塞阻滞,毫不畅通,没有半点武气存在。

    “冲!”

    彭禹施展一门“小冲脉诀”,将武气聚在一处,随即一声暴喝,武气滚荡而上,雷霆般冲进旧武脉。

    彭禹即便丧失了大半记忆,可还掌握着一些修炼心诀,拥有极大的智慧,经验远超旁人,加上这具身体底子又好,重新开辟武脉,会简单许多。

    砰!

    在近百次反复的冲击下,滚滚武气,终于将第一条武脉冲破。

    一股磅礴的武气,在武脉里奔腾,发出“哗啦啦”江涛之声,释放出无尽能量,支撑着彭禹的身躯。

    “成了!”

    俯视着泛出淡淡金色光泽的皮肤,彭禹心潮澎湃,眼神里也骤添一抹深沉。

    “我彭禹立志,从今天起,没有人可以再把我当作废物,我依然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天才。爹,我会找到你,董家、赵家,我会让你们不得安宁。还有林家,杀身之仇,我来日必报!”

    彭禹双拳紧握,目如凶神。

    既然上苍令他重生,那这一世,他要活得更加轰轰烈烈,从现在起,就踏上逆天通神之路!

    紧接着,两天时间,彭禹又将另外两条废掉的武脉重新开辟,此时,他已是武道三阶的武者了。

    放眼彭府小辈,超过他的,不出五人。

    彭禹眼瞳里满是杀气,搜肠刮肚,在记忆里找到了一门上品地阶武学——《裂地诀》。

    天武大陆上,灵药、武学和灵器,都有地阶、灵阶、天阶、王阶、圣阶、皇阶、帝阶、仙阶、神阶之分,每阶又分下、中、上、绝四品。

    《裂地诀》是彭禹千年前修炼的一门武学,炉火纯青,现在当然是信手拈来。

    “武之力,开山裂地!破!”

    彭禹眉头紧锁,双臂翻飞,身形摆动之下,行云流水地将这门武学演练开来。

    他掌心泛着淡淡金泽,随着一声大喝,重重地拍在地上。

    咚!

    武气之力,从彭禹手中撞向地面,巨大的力量,把地面劈开一条大裂缝,延伸到十丈外。

    在裂缝尽头,一道金光盘旋而起,砰然炸开,把空气都震得呜呜作响。

    彭禹凝视着破碎不堪的地面,缓缓手掌,略带不满地摇了摇头。

    “武道三阶,武气太弱,这门武学倒不算差,有点可惜了。”彭禹叹道。

    这时,“小仙医”唐缨走进院来,看到院里的场景,不禁花容失色。

    “少爷,你开始恢复了?”

    “对,多亏了你的灵药,你从哪儿搞来的,好像都是地阶绝品灵药吧?府上都只有长辈才有资格享用。”彭禹诧异地问道。

    地阶绝品灵药,彭府小辈成员,除非立功,否则很难得到,更不用说区区一个小丫鬟了。

    唐缨脸色一沉,撇开话题,把手里的托盘交给彭禹,道:“少爷,快喝药吧,快点恢复,说不定能赶得上武极宗武比。”

    “我正要去找元老商议这件事呢——对了,你不是答应侍候我沐浴么?就今天晚上吧!”彭禹接过参药,一口喝光,一脸淫邪地笑道。

    唐缨双颊“唰”得绯红,羞赧地点了点头。

    突然,两个恶仆大步走了进来,气势汹汹,看到唐缨,便把她抓了起来。

    “放开她,你们要干什么?简直放肆!”彭禹拦在门口。

    这两个恶仆,正是前两天羞辱他的两人。

    “滚开,废物,关你屁事,你还当自己是少爷么?告诉你,你是最下贱的狗——不,狗都比你强!”一个恶仆凶狠地骂道。

    “我说让你们放开她,没听到么?”彭禹声音浑厚,像是大钟敲响。

    尽管没有了武帝期的修为,但彭禹依然拥有那股威严。

    他的气势,居然令两个恶仆大惊失色,产生一种君王训斥臣民的感觉。

    “妈的,那我就先宰了你!”说罢,一个恶仆挥着拳头,砸向彭禹。

    “找死!”彭禹眼神冷峻,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。

    他手臂一拦,挡住恶仆的拳头,然后右掌带着浓郁武气,重重拍在恶仆的腹部。

    一声“咔嚓”脆响,恶仆生生被打断几十根骨头,整个人都跌到墙上,撞得头破血流。

  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啊……你不是废了么?”另一恶仆,见到此景,满脸大骇。

    一个昏迷半年,武脉废掉,丹田破碎的废物,怎么短短几天,就变得这么强悍了?

    恶仆依稀看到了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彭禹的影子,双眼布满恐惧。

    “我就不信了,老子打死你!”恶仆搡开唐缨,步伐矫健地冲了过来,一掌狠狠拍向彭禹头部。

    “想让我死?那你就先下地狱!”

    彭禹一口气把武气聚集到巅峰,迅速避开这一掌,然后毫不留情地打在恶仆背部。

    一掌下去,生生把恶仆的五脏六腑都拍得稀巴烂,他整个人喷出一大口鲜血,栽倒在地。

    “不可能……你怎么会变这么强?为什么?”

    他到死都不明白,彭禹究竟是什么怪胎,丹田破了,武脉废了,都能恢复!

    “没什么不可能,不光是你,得罪我彭禹的人,统统没有好下场!”彭禹一脚踏在恶仆头上,对方很快就断了气。

    唐缨惊魂未定,愣愣地盯着彭禹,一脸茫然。

    “少爷,你真的回来了?”唐缨眼眶一红,扑进彭禹怀里,低声哭泣。

    彭禹紧搂着她光洁酥滑的后背,感受着她胸前的起伏,心里一热。

    “缨儿,少爷回来了,以后,没人敢欺负我们。”

    “少爷,你不是要去找元老么?我带你去。”唐缨拭去泪痕,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    彭禹应了一声,握紧唐缨的酥拳,一同朝元老阁走去。

    元老阁,是一座十丈高的塔型建筑,由青铜砌成,气势恢宏。

    阁内,一个年过古稀的白发老者,正盘身而坐,手中结着印法,静静修炼。

    这老者正是彭府元老,也是彭禹的爷爷,彭清。

    彭清早已让出家主之位,潜心闭关修炼,此时已是炼气境造气阶的高手了。

    在云孤城,彭清都是最顶尖的高手之一。

    彭禹带着唐缨走进大厅。

    “禹儿,你醒过来了?”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